贺文萍:美非高峰会议:经济贸易与安全“两只手抓”

8月4日至6日,首届美非峰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峰会邀请了近50位非洲国家元首与会,但没有邀请津巴布韦、苏丹、中非共和国和厄立特里亚领导人。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3国总统因忙于国内抗击埃博拉病毒的战役,也未能出席。峰会在经贸和安全两大领域推出了夺人眼球的计划,成为这次“历史性”峰会的最大成果,也表明奥巴马“非洲新战略”将围绕经贸与安全两个维度展开,经贸与安全“两手抓”,并且两手都要硬。

峰会是为奥巴马外交打下“非洲烙印”

曾记得,奥巴马2008年11月当选美国第44任总统的消息在非洲激起的热情在某种程度上恐怕超过了美国本土。非洲人民走上街头欢呼雀跃,报纸和网站发表大量盛赞奥巴马的文章,非洲各国领导人迅速表达祝贺,以及奥巴马父亲的家乡肯尼亚官方宣布为庆祝奥巴马当选总统而专设的全国假日……。甚至有非洲舆论认为,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在非洲所激发的巨大政治热情和希望堪与上世纪90年代初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走出监狱时所产生的效果相媲美。非洲国家和人民热切期待和希望“非洲的儿子”奥巴马领导的美国新政府能够翻开美非关系的新篇章,非洲能够与超级大国美国建立起真正的“伙伴关系”、实现脱贫和发展。

然而,眨眼间5年多过去了,随着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结束,非洲失望地发现“非洲的儿子”奥巴马基本上无瑕顾及非洲事务。除了2009年7月曾蜻蜓点水般到访西非国家加纳以及2013年6月访问塞内加尔、南非和坦桑尼亚等非洲三国外,奥巴马的非洲政策并无多少建树。相比较克林顿时期所推出的旨在推动非洲产品对美国出口的《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AGOA,以及小布什时期所推出的促进对非投资的《千年挑战账户》(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以及“总统艾滋病防护计划”等,奥巴马的第一任期除了在军事部署非洲方面有了“突破”外,其在非洲发展的经济领域尚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成绩单”。

作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洲裔总统,奥巴马当然不愿以“美国历史上首任非洲裔总统却最不重视非洲”的表述被写进史册,需要对自己的“非洲根”以及国内非洲裔美国选民有所交代,而举办美国历史上首届美非峰会则可在奥巴马外交上打上鲜明的“非洲烙印”,也可作为奥巴马任期内的一份重要政治遗产。

美国希望跻身非洲发展的“快车道”

虽然和世界其他大陆和地区相比,非洲仍是最不发达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但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和54个国家、10亿多人口的潜在大市场,以及近10年来年均约6%的经济增长率和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消费群体,无不使非洲成为西方大国以及新兴国家竞相逐鹿的宝地。

非洲经济增长的巨大潜力使奥巴马政府认为,“非洲是一个机遇和希望日益增多的地区,相信世界下一个经济取得重大成功的事例会发生在非洲”。因此,美国政府需要推动和鼓励美国企业积极参与非洲这一复兴和发展的进程。对此,奥巴马总统8月1日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专门强调了非洲发展的重要性,指出非洲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大陆之一,在全球增长最快的10个经济体中,6个位于非洲大陆。

另外,非洲经济发展潜力的释放加上近十年来非洲与中国等新兴国家间经贸关系的日益紧密和提升,使得美国国内要求政府加强与非洲紧密经济联系的呼声不断高涨。中国自2009年超越美国成为非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领导人频繁访问非洲并不断推出与非洲在各领域的合作计划都客观上刺激美国要加强对非洲的重视。正如奥巴马总统在2013年6月访问非洲时所说的,“中国、巴西、印度、土耳其等新兴国家正在非洲大力开展投资项目,美国不希望错失这个机会”。

经贸与安全“两手抓”,“追赶中国的步伐”

为弥补失去的时间和机会,加强美国在非洲的存在感和影响力,此次美非峰会主要在经贸和安全两个领域推出了所谓的“加强版”。经贸方面主要是白宫8月5日宣布的与非洲总价值超过330亿美元的经贸合作计划,涉及领域包括建筑、清洁能源、银行业和信息技术工程等。这其中有140亿美元是由美国企业签署的合作协议,120亿美元是来自世界银行、瑞典政府等承诺为美国“电力非洲”项目提供的资金支持,而只有70亿美元是美国政府的融资担保。奥巴马在峰会期间曾对美非商界领袖表示,目前美国只有约1%的出口针对非洲,美国需要做得更好、好得多。奥巴马说,他希望非洲人购买更多美国货,他也希望美国人购买更多非洲货。相对于中非双边贸易额从2009年的近千亿美元跃增到2013年的2100多亿美元,美非贸易额则从2008年的逾千亿美元缩水到2013年的600多亿美元。不甘落后的美国自然希望急起直追。奥巴马还因此在峰会期间签署了一份行政令,拟建立一个专门关注在非洲开展商业活动的顾问委员会。

以维护和平与安全为名不断加强美国在非洲军事存在的“军事外交”原本就是奥巴马第一任期内非洲政策的主打内容。奥巴马自2008年底上任以来,美国在非洲的军事和安全行动相比其前任小布什时期有了大幅增加。迄今,美军已经在非洲各国建立起一个由十余个小型空军基地组成的情报网和快速反应基地。借助非洲安全局势近年来出现的新变化,美国近两年来又重启一度搁置的“非洲司令部”的非洲选址计划。目前非洲司令部已在非盟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设立了联络处。美国还与35个非洲国家保持着反恐合作,大约3000名美国军事顾问长年活跃在非洲,美军无人机也可随时从吉布提、埃塞俄比亚或尼日尔起飞。

似乎感觉以上安全投入和军事存在仍不足够,更由于安全和军事领域是目前美国最突出和最具比较优势的领域,因此在此次峰会的最后一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美国将增加对非洲维持和平行动的投入,帮助非洲国家提升维和力量和快速反应能力。美国计划在未来3至5年,每年投入1.1亿美元帮助非洲国家发展维和力量。并且这项计划将首先在近年维和记录良好的加纳、塞内加尔、卢旺达、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等6个国家开展。

总之,对美国召集的首届美非峰会,非洲各国及国际社会均表示欢迎,毕竟有关注总比没有好。但因美国自身经济增长乏力,拿不出更多的经济资源来投入非洲,峰会的象征意义明显大于实际意义。峰会闭幕时也没有发表宣言或是行动纲领等成果文件,峰会期间奥巴马也没有和与会非洲国家首脑举行一对一双边会谈,这自然让抱有高期望值的不少非洲国家有些大失所望。美国如何放下身段,真正和非洲建立起“平等伙伴关系”仍需要时间来检验。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文章转自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网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