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美利坚合作国加入伊拉克乱局的案由

让人揪心的伊拉克局势最近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方面美国宣布高调介入伊拉克局势,五角大楼于8月8日宣布,美军开始对伊拉克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武装目标发动空袭。另一方面,在美国对伊拉克极端武装发动空袭后,伊拉克陆军参谋长齐巴瑞中将表示,“在接下来的数小时内,我们的地面行动可能因此发生巨大的变化”。

来势汹汹的美国空袭和信心满满的伊拉克军队,一下子使世人觉得伊拉克局势仿佛会在短期内转向乐观。但是,美国人的高调介入并非没有底线,而其底线就是不会派出地面部队。一来,美军已经撤离了伊拉克,再次派兵大规模进入可能会激起伊拉克民众的不满;二来,伊拉克战场情况确实较为复杂,在战场情报仍然不清楚的情况下,贸然出兵可能并不利于对ISIS的打击。

如果我们从外交角度看美国的介入时机,确实有点突然。以色列和哈马斯停火刚刚被打破,而伊拉克乱局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美国人突然宣布派遣空军力量高调介入伊拉克局势,确实让人有点发懵。但是如果我们从战场态势看,美国的介入时机就可以理解了。

事实上,从今年年初ISIS开始在伊拉克境内西部安巴尔省攻城略地开始,伊拉克国防军孱弱的战斗力让不少人对马利基领导的伊拉克政府十分失望,而对于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的武装力量抱以巨大希望。这种希望主要基于以下三个方面的印象。

第一个印象是,不少人认为ISIS武装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毕竟是趁着伊拉克和叙利亚乱局而生,活跃于“草莽之间”的“散兵游寇”,怎么会有特别强大的战斗力呢?第二个印象是,伊拉克政府军腐败严重,战斗力太孱弱。伊拉克政府军的确深受腐败与教派危机的撕裂,战斗力不佳。在以往的军事对垒中,官兵成建制的溃逃时有发生。第三个印象是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自治区事实上已经成为了“独立王国”,在土耳其的支持下,其武装部队的战斗力也必定要强于伊拉克其他地区的政府军士兵。所以基于这三个印象,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当下ISIS在伊拉克境内“横扫千军”,能够救伊拉克于水火的只有伊拉克库尔德武装。

此次,美国空中力量打击的是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自治区附近的ISIS武装团体,空袭目标是ISIS用于攻击伊北部城市埃尔比勒库尔德守军的火炮阵地。美国人选择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ISIS作为突袭目标,同当前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所面临的巨大军事压力密切相关。

然而,随着战局的发展,ISIS的战斗力超出了人们的预期。继承了前“基地组织”二号人物、“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领导人扎卡维衣钵的ISIS,有着全球“恐怖主义新标杆”的“美誉”。其严苛的宗教纪律,大胆的宣传策略与灵活的战场战术,吸引着全球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的眼球。在近期西方媒体的报道中,ISIS武装人员使用不少美军装备。所以就算军队战斗力相对较强的库尔德武装,在抵抗ISIS的时候也会十分吃力。

在这之前,不少观察者曾经认为,ISIS的攻击目标是伊拉克中部和东部地区,北部的库尔德人自治区由于独特的民族结构,不会成为ISIS的攻击目标。可是,进入8月份以来,库尔德自治区的武装部队与向北扩张的ISIS武装人员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这也表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同样是ISIS的攻击目标。

近日,ISIS武装已经成功地攻占了库尔德自治区南部重镇辛加尔。辛加尔是库尔德人亚兹迪教派的聚居地,而亚兹迪教派在激进的逊尼派穆斯林眼中就是“异教徒”。在ISIS进入辛加尔之后,不少信奉亚兹迪教派的库尔德人遭到了ISIS武装人员的虐杀。更多的亚兹迪人不得不逃入附近的山中,等待库尔德人武装的反扑救援,联合国估计这些逃亡在深山中的亚兹迪人约有20万。由于缺少食物和饮用水,逃亡者可能无法坚持太久,如果现在离开深山,则有可能被ISIS武装人员俘获并处死。

最近,伊拉克ISIS武装人员开始向葛沃周边地区发动大规模攻势,并且夺取了诸多村镇,进入葛沃城区。葛沃地区距离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仅仅半个多小时车程,所以库尔德武装的抵抗也十分强烈。

当前ISIS与其他伊拉克逊尼派武装共同向北部的伊拉克库尔德人自治区发动了武装攻击,战火不仅集中在埃尔比勒的西南部,在西部的摩苏尔一线,库尔德武装同样面临巨大压力。库尔德武装在摩苏尔周边湖区部署了大量兵力,并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内数次击退ISIS武装的攻击。摩苏尔的湖区分布着大坝,如果被ISIS武装攻占该地并炸毁大坝,“以水代兵”将会让埃尔比勒的西部防线彻底崩溃。

在此轮ISIS进攻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攻势中,人们欣喜而又警惕地看到,伊拉克库尔德人和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开始联手抗击ISIS的扩张。说是欣喜,是因为在辛加尔保卫战中,就有一些来自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团体的“库尔德人民保卫军”同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共同作战。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和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关系并不融洽。

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卫军”所属的“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同土耳其境内激进的“库尔德工人党”关系密切,最初曾是“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作为整个中东地区以建国为目标、激进主义意识形态的政治和武装团体,“库尔德工人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阿拉伯世界和土耳其所压制和打击。而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政府则由秉持较为温和、与土耳其关系密切的政治力量所主导。

当“民主联盟党”在叙利亚北部站稳脚跟之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巴尔扎尼同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领导人萨利姆长期隔空“发炮”,双方关系十分紧张。所以,此次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和伊拉克库尔德武装能够在伊拉克境内协同作战,说明了双方关系信任度的提升。毕竟如果没有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人的通力配合,想击垮横跨伊拉克-叙利亚两国边境的ISIS武装势必十分困难。

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又十分担心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人“走得过近”,可能会刺激库尔德人的“独立梦想”,进而撼动叙利亚-伊拉克-土耳其-伊朗四国的现有边界。伊拉克乱局之下,关于库尔德人想趁机脱离伊拉克“独立”的传闻也越传越多,毕竟伊拉克政府孱弱,库尔德人完全有能力这么做。

不过,对于土耳其来说,鉴于国内1200多万库尔德人仍困扰着土耳其政府的民族政策,肯定不会接受独立的库尔德国家的出现。土耳其在过去的十年中同伊拉克库尔德人关系亲密。从2005年开始,库尔德自治区积极吸引外国公司和石油资本,土耳其石油公司最先进入基尔库克。而且在今年伊拉克议会“停摆”,伊拉克总理马利基为了向库尔德自治区政府施压,暂停了库尔德政府工资的发放。关键时刻,土耳其向库尔德自治区政府伸出了援助,提供了约5亿美元帮助自治区政府熬过难关。失去土耳其的支持,在财政、贸易和军事上严重依赖土耳其的伊拉克库尔德人要想独立必然困难重重,而当前势力仍然相对弱小的叙利亚库尔德人也孤掌难鸣。所以,国际社会仅仅是有一些担心,而从现在看,这种担心还不太迫切。

伊拉克库尔德人在战场上面临ISIS的巨大压力,自8月份以来已经经历了巨大的考验。美国选择此时空袭库尔德自治区附近的ISIS目标,在打击ISIS军力的同时,也希望以此提升库尔德武装士气,遏制以ISIS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扩张。

(作者是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系博士研究生,文章转自联合早报)

相关文章